幽灵学院

阿里云这群疯子

2018-11-05 23:26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幽灵学院  人气:   评论一下

阿里云这群疯子

电影里才有疯子。麦克墨菲在疯人院里带领一群精神病人揭竿而起,怼天怼地;饿了三天的黑皮为了抢一口面包被店主追上高架桥,末路狂奔;杰克和泰勒在午夜的搏击俱乐部里挥拳相向,鲜血淋漓。屏幕对面,我们把爆米花塞进嘴里,哭成狗或者笑成狗。电影散场,各自回家。

真正的疯子,从来不看电影。

他们把别人的目光变成聚光灯,把自己的生活变成真人秀,手提钢刀用肉身串演一个浓重的角色。他们的人生结局无外乎两种:黄袍加身,或者玉石俱焚。

阿里云这群疯子,就用56度的荷尔蒙,在横跨十年的悠长画布上涂抹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一、一个大问题

2008年9月,王坚加入阿里巴巴。马云把他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的位置挖来,是因为阿里巴巴面临一个重大的危机——公司的“脑力”快不够用了。

阿里巴巴的“脑力”,其实就是“计算力”。几亿用户无论是在淘宝剁手,还是支付宝上转账,这一切都要靠巨大的计算力来思考、记忆。

恰恰和人一样:

如果这个“大脑”记忆被填满,就没办法储存新的商品和交易记录。

如果这个“大脑”思维速度跟不上,就没有办法让用户及时下单、付款。

2008年,中国虽然已经加入 WTO,还把国际友人请来热热闹闹地开了一次奥运会,但在科技领域仍然是个标准的“三无”国家: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没有自己的芯片,同样没有自己的计算力系统。所以,购买国外成熟的设备和系统,几乎是 BAT 和所有大国企的唯一选择。

国外的东西,无外乎“IOE”这三样标配:

I(IBM,服务器提供商,他们提供的服务器俗称“小型机”)

O(Oracle,数据库提供商,他们的软件是著名的“甲骨文商业数据库”)

E(EMC,存储设备提供商,他们提供的是“集中式存储”)。

鲜有人知,那时的阿里像依赖氧气一样依赖 IOE。

一个支付宝的同事给了我翻出了当年的数据:2008年,在阿里的IT架构中,淘宝和支付宝使用的绝大部分都是 IBM 小型机、Oracle 商业数据库以及 EMC 集中式存储。

当年用户激增,数据越来越多,每天早上八点到九点半之间,服务器的处理器使用率都会飙升到 98%,离爆棚就差两个百分点。阿里巴巴就像赛道上的跑车,速度飞快,但引擎已经发红,再踩几脚油估计就要冒烟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可能连马云自己都没有想到,阻碍阿里巴巴增长最迫切的阻力不是商场上的博弈、不是政策的变化,而居然是 IT 基础设施的瓶颈。

怎么办?

花钱继续买服务器和软件啊!

这话听上去没错,但是有两个小问题:

一个问题是太贵。

那时候小型机价格大概是从几十万到百万人民币,商业数据库软件费用差不多几千万,外加一大笔维护费。王坚 08 年刚来阿里时就给马云算了算,按照这样的速度“剁手”,光是买机器和软件就足够让阿里破产,阿里得找到一种成本更低的技术架构。

另一个问题是不好用。

阿里在08-09年的时候,业务增长速度实在太快。每年都是十几二十倍,IOE 虽然都是美国公司,但事实证明美国的月亮也不会更圆。它们的系统并没有经受过服务几亿人这么大规模的考验,此时已经变得非常难用了。

2008 年中旬,马云召开了内部会议。事情已经刻不容缓,要研发一套新的技术架构来换掉阿里巴巴的旧引擎。

这个新的计算架构应该是什么样呢?

它要便宜:就像一日和三餐一样,无论去哪家餐厅,都不如自己做饭更实惠。长远来看,自己开发一套计算架构显然是最经济的。

它要好用:为了满足阿里巴巴庞大的计算任务,这套系统至少要比 IOE 表现更好,能同时调度数千台计算机,组成一个巨大无比的“大脑”。

于是,“阿里云”这个词,第一次出现在公司高层的话语里。而王坚,加盟阿里巴巴之后的职务恰恰是“首席架构师”,他的使命就是从零开始建立这个云计算系统。

王坚是个理想主义者。在他丰满的理想中,这个新架构的每一行代码都要自己来写。但现实骨感:环顾四周,他身边除了几位从微软带来的旧部,几乎一无所有。

2008年10月,这个想象中属于中国的云计算系统被团队定名为“飞天”,源自中国神话中的形象。

后来人们说,阿里云是技术驱动型的企业。不过在我看来,最初阿里云应该是起名驱动型的企业。名字倒是起得不错,但作为“三无”国家,底层科技起步较晚的中国在对美国的复杂计算机系统的战争中,几十年都未尝胜绩。

中国人研究的云计算,会“飞天”还是“坠毁”,旁人心里多多少少是有判断的,只是不便明说。

说回这个疯狂的计划。

飞天相当于一个发动机的,而时间紧迫,阿里巴巴准备同时做两件事:一边制造发动机,一边为自己的主力业务淘宝网顺便造一个整车出来。

当时,淘宝网在计算力方面的主要需求就是“大规模数据计算”。所以,用飞天为淘宝造“大规模数据计算”制造整车的计划就被定名为“云梯计划”。

实际上,“云梯计划”关乎阿里的生死,不是儿戏。思来想去,公司内部还是做了两手准备:

用一些已有的开源软件为基础,研发一个数据计算系统,这是“云梯1”计划。

而以“飞天”为基础,纯自研一套数据计算系统,被定为“云梯2”计划。

彼时绝没人想到,五年后的那个下午,这两座通向顶峰的云梯会用怎样的姿态占据画面的中心。千军万马雄列两旁,目睹荣耀的火焰和退潮的海水。历史就这样以汹涌的姿态,向那些准备好的和没准备好的人敞开。

阿里云这群疯子

2009年 阿里云成立

二、招兵买马

满弓是阿里云的第六位工程师。招他进来的,是王坚在微软的旧部,阿里云的第一技术负责人林晨曦。面试结束时,林晨曦歪嘴一笑,提醒满弓:“你加入阿里云之后,要做好随时出差的准备。”

果然,满弓签完入职合同当天下午,就被“附赠”了一张火车票,他要去天津帮助招聘。

满弓这样回忆十年前的那个下午:

“阿里研发院” 2008年10月才成立,已经错过了招聘季的黄金时期。但是我们又确实太需要人才了,于是刻不容缓,要再扫荡一下那些大学,把“漏网之鱼”打捞回来。

阿里云这群疯子

2009年 阿里云的招聘海报

跟着阿里云的招聘队伍,满弓跑遍了全国主要的几大城市十几个学校。每到一个学校,只呆三天。

第一天做宣讲,然后马上笔试;第二天统一面试;第三天发 Offer。

彼时的阿里巴巴已经很有名气了,很多错过招聘季的同学喜出望外,一时间各大学校风起云涌奔走相告齐来应聘,虽然从招聘者到应聘者,都没见过云计算长什么样子。

由于招聘人手实在太少,面对堆积如山的笔试试卷,满弓他们根本判不过来。焦头烂额的满弓擦汗时一回头,看到了同行的 HR 小姐姐。满弓两眼放光,二话不说把她们揪过来,一晚上就教会了她们如何判卷。

经过这样“连滚带爬”的招聘,到了2008年年底,阿里云凑够了了三十位工程师。

话分两头。

下有林晨曦招兵买马,上有王坚每天“画饼”。

[提醒] 除特别声明外,该内容由( )发布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!
  •  我顶 
  • 点击
  •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