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灵学院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2019-04-14 22:48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幽灵学院  人气:   评论一下

字节跳动与腾讯两家公司又起争执。事情经过是这样的,深圳的腾讯奔赴天津,向天津滨海新区法院针对北京的字节跳动公司申请了“行为保全”,“腾讯”旗下三个主体公司申请了四条行为保全——请注意,这是行为保全,不是法院判决。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也就是说,字节跳动与腾讯公司案件尚未判决。字节跳动究竟是否真的侵害了腾讯公司权益,未有定论,在法院判定前,腾讯确实有权利向法院申请行为保全,禁止抖音或多闪产品中使用微信/QQ用户头像和昵称数据。

这次“腾讯公司”是个很笼统的称呼,据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,申请行为保全的三个主体分别是: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、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、腾讯数码(天津)有限公司。

这其中,“花样直播”挂靠在腾讯数码(天津)有限公司这一“腾讯公司”主体之一。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如果把整件事情放到更长的竞争中看,可能更为清晰:今日头条诞生,迅速崛起,腾讯公司模仿头条的也做了类似的信息流产品“天天快报”,通过腾讯强大的流量资源,“天天快报”成长很不错,仅次于今日头条,短视频领域,后来字节跳动公司孵化出“抖音”,抖音最初是获得微信的许可,用户可以通过微信登陆抖音,事实上,今日头条也是可以的,再后来,腾讯公司发布了微视,对标抖音,微视之外,腾讯公司一共发布了14款短视频APP,但都挡不住抖音的崛起,腾讯短视频领域一败涂地,在强推微视的同时,也启动了拖缓字节跳动全系产品的战略,譬如限流与屏蔽——包括快手在内的短视频也无辜躺枪。今年抖音发布了“多闪”APP,给年轻人的视频社交工具。

腾讯公司指责抖音、多闪在“偷窃”微信的资产,认为这是不正当竞争,因为微信用户头像和昵称属于腾讯。通过这个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们每一个个人用户的微信头像和昵称属于腾讯公司——微信的《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》和《微信隐私保护指引》清楚写着“微信账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,用户完成申请注册后,仅获得微信账户的使用权,且使用权仅属于初始注册人”。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用户可以使用个人微信账号,但微信账号归腾讯公司所有。“腾讯公司”究竟是哪个法律主体,却是模糊不清的。

事实上,腾讯旗下几乎所有产品的用户使用协议,都写着“腾讯公司”,但腾讯公司究竟是谁?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?还是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?还是腾讯数码(天津)有限公司?天眼查上,公司注册名中有“腾讯”的一共15837家,“腾讯科技”至少有10家,究竟哪家公司代表“腾讯公司”,这是个复杂而又现实的问题。

从严格的法律层面来说,用户与“腾讯公司”的使用协议是不对等的,“腾讯公司”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主体。

在向天津滨海新区递交行为保全申请,最终落款“申请人”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、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、腾讯数码(天津)有限公司,不是“腾讯公司”。

腾讯公司认为,微信此前是授权给了抖音,但并未授权给“多闪”,许多“多闪”用户是通过抖音授权登陆的,抖音是没有经过微信许可的,因此构成了不正当竞争。

微信用户、QQ用户,都只有账户的使用权,所有权归属究竟“腾讯公司”哪个主体?尚未得知。但这也容易给用户造成困扰,那就是我给自己取的网名、自己照片做头像,这些数据是属于“腾讯公司”?还是属于用户个人?

这些疑问,还是交给法庭和律师们裁定和辩论吧。

抖音、多闪与腾讯公司的这场较量,让我想起来3Q大战。

3Q大战,腾讯公司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很遗憾,无论是马化腾抑或是周鸿祎,他们做决定的时候,其实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用户是怎么想的,都是“挟用户以令诸侯”的心态——腾讯让用户要用QQ就必须卸载360,360对用户说,要保障电脑安全就卸载QQ。

一晃,快10年时间了,腾讯公司做决定的时候,貌似还是未曾考虑过用户——我的微信头像和昵称,属于微信,属于花样直播,属于微视?腾讯向天津滨海法院申请行为保全时,其实没有考虑过用户时怎么想的。

有人说,3Q大战烧出个新腾讯,但其实腾讯从来没有改变过,唯一改变的是,2010年喊着腾讯帝国,腾讯不正当竞争的创业者,拿了腾讯投资,摇身一变成为腾讯系的人。到现在,独角兽中字节跳动、万能WI-FI助手、小米是少有的,没有站队的公司。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马化腾曾说,巨人倒下的时候还有体温。2018年,腾讯公司声誉受损,外界一片质疑,云计算、新零售、2B业务滞后、管理滞后、游戏不健康、组织架构滞后…以及,腾讯做了14款短视频产品,微视上花费重金,却很难做好,短视频远远落后于市场。外界的质疑声中,腾讯公司迎来了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。不久前,自媒体“三表龙门阵”曝光了“露露事件”,将腾讯OM平台漏洞推向公众视野,疑似有内部腐败,通过做号党薅腾讯公司羊毛,也是这一周,36氪宣称,腾讯进行史无前例的裁员计划——裁掉10%的总监…

重整架构,中层裁员,2019年的腾讯,狼性十足。

这一次,腾讯试图通过行为保全申请,借此延缓抖音、多闪的发展,也应该是腾讯公司狼性的又一次延续吧。别看企鹅很可爱,但不要低估了它的狼性。

但我更愿意看到,腾讯公司的强大应该像微信那样,通过产品创新和体验,赢得市场和用户口碑。张小龙是腾讯高管中少有的清醒者,2010年腾讯集中全公司之力做腾讯微博,腾讯微博也短期内通过QQ社交关系导流做到了1亿注册用户,张小龙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腾讯最不缺的就是注册量了”。举全公司之力做的腾讯微博,最终落败,这一幕像极了2018年腾讯做短视频的场景。

我的个人微信头像怎就成了腾讯“花样直播”的权益了?

[提醒] 除特别声明外,该内容由( )发布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!
  •  我顶 
  • 点击
  • 收藏